佛山,老刘的佛与浪哥的山
2020-06-01    阅读人数:688

        20年前,三点一线,这是宿命。

        沈阳的苍山路,整天笼罩着烧纸的味道。深圳蛇口,老刘深夜干掉最后一杯啤酒,总想用不稳的双脚画个圈,而佛山,人们白天干活,晚上做事,空闲之余,随意想想无影脚该踢向何方。

        幻觉过后,一切像剧情一样戛然而止。浪哥决定南下。老刘商海呛水,北上。终点,佛山。


        以前的故事,如酒,漂着泡沫,不提也罢。

        佛山故事,起于烧烤,发酵于啤酒,盛开在喝与不喝之间。中间,有桌,有椅,有人,沉默,像思考的上帝。老刘,则是另一种体态与形态,身体在游走,在桌椅之间,像蝴蝶一样飞舞,像蜜蜂一样穿刺。形态上,或许还停留在深圳的高光时刻,像个孩子依旧痴迷着已经被玩坏的玩具。


        弹指一挥间,人来人走,烧烤的烟火味越来越浓。来这的人,啥都不为,就为吃顿小烧烤,喝点小啤酒,顺便与老刘在生活与故事的浑素搭配中,勾搭上片刻。

        很多次,浪哥在喝酒,老刘在往羊排上撒盐,孜然,胡椒粉,偶尔揉揉眼睛,动作毫不优雅,绝没有酒桌上的潇洒。

        醉眼迷离之际,浪哥在想,此刻老刘的心是不是一直在向深圳,向过去飞。浪哥承认,烧烤是好东西,老刘也爱烧烤,但更多的是为了生活,不,是生存。


        生活,不相信眼泪。生存,需要拳打脚踢。


        夜深了,老刘开始用心地给客人烤羊腿、羊排、羊腰,边撒调料,边眼噙泪水。

        空下来,老刘也会看着客人吃着羊腰,想着心事,越吃越满意,越想越春心荡漾,如同一个五月的春光,就能将整个青春挥霍一空。

        凌晨三点,客人剔着牙缝,打着酒嗝,满意地走了。老刘开始准备属于自己的战斗,掏出管用的家伙,先白酒,再啤酒,用这种原始而粗糙的方式,来结束一天的劳碌。


        你好。握手。闲聊。挥手。告别。无论你是身处江湖之远,还是居庙堂之高。来这里就是为了一顿小烧烤,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全凭你自己来荤素搭配。

        青春岁月已老,我们依旧烧烤。

        同济西路后龙西街的众品鑫烧烤店,迎来送往,变的是一张张面孔,不变的是那种馋人的烧烤味道。


        某天,浪哥心血来潮,不聊网络,不聊业务,和老刘聊诗歌,聊文坛圈子的鸡毛蒜皮那点事儿。很多时候,就是这样的会收获意外惊喜,老刘说我撒泡尿去,回来时顺便拎着一箱啤酒放在桌上。继续喝……

        老刘说,以前做船员出海,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 老刘说,以前在深圳的光阴与回忆。

        老刘说,人间的真情冷暖。

        老刘开始回忆的更多,畅想的很少。

        浪哥心里清楚,是文化的交流,让老刘如此动情。

        文化真的那么有用吗?昨天深夜,老刘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,写了一首诗歌用微信发给了浪歌,并交待找人写个曲,自己亲自唱出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平凡人生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老刘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生走尽艰辛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生活无忧消闲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活着为了生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生活证明活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披荆又斩棘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沟沟壑壑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依然开心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父母康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儿女快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用火焰烹烧心里的歌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苦是人生的给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泪在酒中奈我何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任时光婆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庆幸无需买醉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心存僧礼与佛陀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感谢上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更加珍惜生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愿大爱无疆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啊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让我恣意妄为的生活!


        浪哥一早起床读来,陷入了沉思,内心开始不平静。我多年前都决定不再写东西了,你怎么开始写了。这真是极度危险的小船,掌控不好,容易穷困潦倒一生,万劫不复。


        骚客误国,实干兴邦。不过,如果权当爱好,挺好。

        哪天,浪哥与你一起来到后龙西街的众品鑫烧烤店,深扒一下诗歌的起承转合与文字的术,也是一种乐子。

        世间,万物皆有道,也有术。如果你想做,就像烧烤老刘,一夜之间变成了诗人老刘,就这么简单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20年5月7日  刘小浪写于佛山